別為焦慮而焦慮


在高鐵南下的列車上,她的眉頭再度糾結起來,這已是上車後第三次了。「別皺眉頭,」我提醒她,她不好意思地笑笑,告訴我她發現自己最近常無意識地皺眉頭,就連睡覺時也不例外。「小時候,就曾注意過我媽媽睡覺時居然是皺著眉頭的,沒想到自己長大後也如此⋯」她緩緩道來,我看著眼前的這位年輕同事,一段往事隨即浮現心頭⋯⋯。

女兒小時候常會在早晨到我的臥房,以一個可愛的吻將我喚醒。一次她對著剛起床的我問:媽咪,妳睡覺時為什麼皺著眉頭?這才讓我開始注意到自己睡眠時的表情。連續幾天,女兒都『作證』我在睡夢中皺著眉頭,於是我決定在睡前靜下心,為自己舉行一個『自我對話』儀式---我對自己的心輕聲低語:Zoe,謝謝妳藉由沉睡中的表情讓我了解妳的擔憂,我已經了解了,現在讓我們全然放下吧⋯。隔天清晨,當我張開雙眼,燦爛的笑顏撲面而來,銀鈴般的聲音嚷著:媽咪,妳今天沒有皺眉頭了! 

我常覺得:表情,是內心所思所念的放大鏡。在心思單純的兒童臉上,哭泣或笑靨等一切的感受都來得迅疾如風,喜怒哀樂只存在於當下;但當我們日漸成長,表情變得「世故」,學會在反對中點頭,於憤怒中微笑,以及千百種深層難解的情緒⋯在大人世界中,「表露情緒」不再像孩提時那樣安全,甚至許多時候,學會隱藏真情更是至關必要。而這些被壓抑的部分,或許就在我們完全放鬆、無人的時刻,悄悄攀上心頭,爬上眉間⋯。我想,這就是我在睡夢中仍蹙著眉的原因,當時我的心中還沒放下白天未處理完的人、事、物⋯ 

於是我問同事,最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讓她掛心?「很多事情都會讓我焦慮,而且正因為感覺到自己的焦慮,反而更自責『我幹嘛為這件事焦慮!?』,於是更加焦慮。」說著,她的眼鏡逐漸泛起了霧,眉頭又蹙了起來。「別為焦慮而焦慮⋯」我拍拍她,「妳需要的是讓自己喘口氣,不用對自己那麼嚴苛。妳不需要任何事都完美。事實上,做妳自己,這樣就已經夠完美了。」我繼續說,「下次感到焦慮時⋯」「我會謝謝它,」她接上:「謝謝它提醒我,我需要讓自己喘口氣了!」 

列車疾駛,出了隧道,南台灣的豔陽替車廂內灑上了金粉,她鏡片上的霧氣已一掃而空。我也忍不住微笑起來,因為我知道:今天將會很不一樣!這個小故事,分享給朋友們,也祝福大家:時時領略自我的覺察,日日享受靜心好時光。

 

(作者:陳麗卿/Perfect Image 陳麗卿形象管理學院